您现在的位置是:首页 > 其他其他>林子大了,什么鸟都有!水浒一百单八将中最滥竽充数的是谁?

林子大了,什么鸟都有!水浒一百单八将中最滥竽充数的是谁?

什么网2020-03-26【其他】人已围观

简介老虎,又叫吊睛白额大虫,水浒英雄真正打过这种家伙的只有两个人,武松和李逵。李逵手执朴刀,严格说不能叫打虎,只能叫刺虎。那么真正打过老虎的也就只有武松一人了,但说起那场不得已

老虎,又叫吊睛白额大虫,水浒英雄真正打过这种家伙的只有两个人,武松和李逵。李逵手执朴刀,严格说不能叫打虎,只能叫刺虎。那么真正打过老虎的也就只有武松一人了,但说起那场不得已的人虎大战,武松往后回忆起来还是十分后怕,他对金眼彪施恩讲起过其中隐情,说如果不是那十五碗烧酒烂醉一场,自己怎么也是打不过那只老虎的。李忠,竟然打着打虎将的旗号,明知山有虎,偏向虎山行,难道真是个天不怕地不怕,老虎屁股也敢摸三下,有着惊人胆量和惊人功夫的人物?
 
事实证明,李忠是个骗子。
 
水浒登场的第一个好汉是九纹龙史进,十八般武艺,样样精通,这样的好武艺,必然经过名师指教。李忠就是史进的开山师父,名师出高徒,有这样的高手徒儿,师父也一定厉害十分,但史进这身好武艺,却是和李忠半分关系也没有。李忠教给史进的都是些花架子、虚招式,中看不中用,带有很强的表演性质。看史进和王进的一段交手就应该明白,八十万禁军教头王进来到史家庄上,借宿史进家,清晨起床,王进看见史进拿条杆棒在空地上挥舞不休。王进是武学大行家,很是有些不屑地说,你这样的棒法,好看倒是好看,只是破绽太多,遇到真正好汉,毫无用处。史进一向认为自己师父是天下第一高手,这套棒法更是天下绝学,听王进如此贬低,大怒,一定要和王进较量较量。王进就拿了条杆棒进了场子,史进要显示他的功夫,“把一条棒使得风车儿似转”,这样眼花缭乱,划出一道又一道圆圈,确实好看到了极点。但王进只一捅、一绞,不出两招,史进的棒就直飞半空中,人也吃了个倒栽葱。
 
史进以前的棒法为何那样华而不实,只图好看,不图实战?
 
这和他的那个李忠师父大有关系。
 
因为李忠是个卖狗皮膏药的。
 
严格地说,李忠不能算是行走江潮,只能算个跑江湖的,行走江湖,好汉们靠的是一身好胆识和好式艺。但李忠显然不是,他靠的是两张皮,一张是嘴皮,一张是狗皮,每到一个地方,他先是挂起打虎将的牌子,扯起一个场子,上嘴皮吹到天,下嘴皮吹到地,随后表演一番万花筒一般的棍棒,表演完了,从麻布口袋拿出几十张狗皮膏药,高声叫卖:李氏狗皮,祖传秘方,内伤外伤,百病包治。卖了狗皮,又端出盘子,各位看官,有钱的扔点银子,没钱的扔点倒子,只要是钱就行。市井乡村,毕竟也没什么武学行家里手,李忠这套骗人的把戏,真还糊弄得一些武学爱好者眼睛一闪一闪的,还真有人请他做式术教师,教孩儿们习练武艺,李忠就是这样当上史进师父的。但李忠那点微末功夫能顶多久?他自己还算有自知之明,教上一年半载,赶紧闪人,扛条破棒,挑个大包,在江湖上依然靠卖嘴卖药为生。
 
史进要去延安府找寻师父王进,在渭州遇见鲁达,鲁达见史进是条好汉,请史进上街喝酒。走了几十步,只见街上百十人围成一个圈子,正大声叫好,史进朝里一看,只见一个人正把一条棒使得风火轮一般,这人身手好眼熟,定睛一看,果然是自己启蒙教练李忠。师父是个卖狗皮膏药的?史进有些不信。不过他受过王进的点拨,王进指出他原先的那些武艺,很像江湖上卖艺的杂耍,看来确实不假。史进从人丛喊道:“师父,多时不见。”在这种场合和徒弟见面,现了老底,李忠有些尴尬,叫道:“贤弟,如何在这里?”徒弟叫成贤弟,李忠这嘴皮子还翻得真快。鲁达对李忠说,你既然是史大郎师父,一块喝酒去。李忠刚耍了棍棒,正要开始卖药见钱,在这节骨眼上,虽然史进依然把他当师父,鲁达也把他当朋友,但他不愿意走,说狗皮膏药就是自己的衣服、粮食,你们走吧,我收了钱再来。鲁达早就看出李忠那不值一提的三脚猫功夫,纯属骗人。鲁达把人群推倒一片,观众一哄而散。李忠很生气,但看见鲁达那么英武,只能把怒气憋在心头,而且表面上还赔着笑脸。说错了,李忠还有第三张皮,这脸皮子也是练到了家,无人能比。
 
到了潘家酒楼,遇见了落难的金家父女,鲁达古道热肠,把身上的五两银子全部给了金家父女。他觉得这样还太少,叫史进、李忠也掏些出来,史进豪爽大气,拿出十两银子来。那李忠却抖手抖脚掏了半天才摸出二两碎银子来。鲁达看了,很是不满,斥责李忠“也是个不爽利的人”,给了金老十五两银子,把那二两碎银子扔还给了李忠。李忠毫不介意,不以为羞,厚着脸皮把银子塞进了自家腰包。
 
鲁达帮金家父女报仇雪恨,三拳打死镇关西,随后又亡命天涯。官府前来逮捕鲁达,鲁达不见了人影,这时潘家酒楼举报,说鲁达打郑屠之前,曾和两个同伙在酒楼一同喘酒,其中一个我们认得,就是经常在城隍庙卖狗皮膏药,叫什么劳什子打虎将李忠的。官府闻风而动,前来缉捕,李忠慌了手脚,他胆小如鼠,赶紧扯碎牌子,扔下膏药,逃之天天。卖点膏药,也被官府缉捕,李忠这一下连饭碗都没了,人生走到了绝路。看来只有落草,但落草也得讲本钱才行,本领高的那些大王都看不起李忠,难道自己就只能当个充数的小喽啰?这个李忠还是不干,看来只有找个本领比他还不如的贼头下手,但真要找一个连自己都不如的贼头,比中彩还难。李忠从陕西跑到山西,又从山西跑到山东,跑了十几个寨子,真还让他撞着这个大运了。小霸王周通在桃花山占山为王,这个桃花山,真是命犯桃花,小霸王早就被酒色淘空了身子。李忠瞄个准,引诱小霸王跟自己单打独斗,十几个回合下来,竟然侥幸制服了小霸王。三国时的小霸王孙策何等厉害,周通这等下三烂功夫,也敢自号小霸王,可见也是个吹牛不打草稿的厚脸皮,和李忠正是一路货色。两个人一拍即合,越谈越投机,就这样趟起了同一道浑水。不过还是李忠吹牛功夫要高一些,小霸王,我的功夫究竞有多高,我也不太明了,但你睁大眼睛瞧瞧,九纹龙史进是我徒儿,拳打镇关西的鲁达是我哥们儿。小霸王没见过什么大世面,傻了眼,让李忠做了大头领。
 
李忠和周通两个吹牛大王,无论从哪个方面看,真还臭味相投。在桃花山,他们顺风点火,趁火打劫,财主农民都不放过,银子铜板见钱就抢,靠着放暗箭、埋陷阱、撒石灰,这些堂堂英雄所不耻的下三烂手段,竞搞下了不少钱财。
 
小霸王色心不改,要抢桃花村刘太公女儿做压寨夫人,被鲁智深一顿暴揍。李忠带了一帮小喽啰前来厮杀,这是鲁智深第一次用自己新打造的六十二斤水磨禅杖,很想痛痛快快打上一架,试下自己新式兵器究竟有多大威力。这时见李忠冲过来,求之不得,大喝一声“腌股打脊泼才,叫你认得酒家”,挺起禅杖,猛扑过去。鲁智深什么样人,这一声大叫,犹如半空里打了一个响雷,这一禅杖落下,不叫李忠脊梁骨根折断才怪。
 
李忠害怕至极,眼看命在旦夕,好在这家伙脑瓜还算灵、反应还算快、运气还算好,叫道,你这和尚,声音好熟,咱俩是朋友吧?不帮兄弟报仇,反倒认起了朋友,李忠还真会看菜下饭、见风使舵。鲁智深一通姓名,原来真是当年延安府的鲁达。李忠赶紧滚鞍下马,扑翻身就拜,十分亲切问候道“哥哥别来无恙”?平白无故跑出来个认你做哥哥的,鲁智深真还没有反应过来,一看,不就是延安府卖狗皮膏药的李忠嘛。
 
李忠把鲁智深请到桃花山,鲁智深四海闻名,李忠、周通想叫鲁智深来给他们撑门面,请他来做山寨之主,鲁智深处处为他人着想,李忠、周通却是极端的利己主义者,当年在潘家酒楼,鲁智深就训斥过李忠太不爽快,没想到当了山大王的李忠依然如故,甚至还变本加厉。“鲁智深见李忠周通两个不是个慷慨之人,做事悭吝”,十分不满,一定要下山。按江湖规矩,这时山寨都应该送上一包金银做个人情,鲁智深是大豪杰,这规矩当然更不能免。两个家伙这点常识还是有的,但李忠竟然对鲁智深说出这样的话来:“哥哥既然不肯落草,要去时,我等明日下山,但有多少,尽送与哥哥做路费。”天呀,地球上还有这样做人情的,抢别人的东西做自己的恩惠,有什么心意和情感在里边?如果明天下山一趟生意没有,难道就一分钱也不给?看别人燕顺在清风山,豪杰要走,随手就端出一盘金子相送,李忠和别人相比,简直连提鞋都不配。
 
鲁智深很生气,第二天,两个家伙为了最后一次引诱鲁智深跟他们厮混,也显显阔,摆出山寨的金杯银盘,弄了一桌大鱼大肉。正吃得高兴,小喽啰来报,有两辆车子经过山下,李忠、周通一下眼睛放了光,留下两个小喽啰陪鲁智深喝酒,飞奔下山去了。鲁智深更是气愤,为了钱财,连哥哥都不陪了。而且还是抢别人钱财来做人情,这叫什么朋友?鲁智深打翻两个陪酒的小喽啰,把桌上的金银酒器席卷一空,下山去了。
 
李忠、周通打劫回来,见酒席上一片狼藉,忙问小喽啰发生了什么事?才知道被鲁智深卷了器皿,李忠是个钻钱虫,钻进钱眼出不来的一种小虫,他对周通说“我们赶上去问他讨”。说得轻巧,当根灯草,周通吃过鲁智深的拳脚,现在肿都没消,知道厉害。说算了算了,赶上去问他要,势必动手,动起手来,我们又怎么是他对手,还不是挨一顿打。
 
但李忠、周通两个鼠目寸光的家伙,哪里悟得出这层道理来,反而和鲁智深结下了梁子。
 
鲁智深后来也投身绿林,江湖浪大,人生艰辛,高你派人四处追杀,金眼虎邓龙不作收留,但英雄凭的是一身正气和真正本事,再怎么艰辛也没想过去李忠、周通那里落草,或向他们求助,经过一番打拼,终于打下二龙山,做起了山寨之主。二龙山和桃花山都在青州地面,近在咫尺,鲁智深的情况,李忠、周通不是不知,但这两个家伙记仇得很,和二龙山就是死不往来。后来随着武松、施恩、张青、孙二娘一群好汉的加入,二龙山不断壮大,发展成仅次于梁山的大寨。反观桃花山,还是当年那两个头领,领着还是那一群小喽啰,毫无起色。李忠、周通看着二龙山的红火兴旺,这一来更是犯了红眼病,眼睛都肿起了泡泡。
 
桃花山日趋败落,迟早面临崩溃破产,李忠、周通连挥刀打劫都少了,而是“如常搅扰村坊”,更多是骚扰桃花山周围村民百姓,拣桃子尽往软的捏,算哪门子好汉?同时桃花山还做起了小偷小摸的事,这更丢尽了英雄的脸。
 
桃花山偷了呼延灼的踢雪乌雅马,呼延灼找上门来,李忠这家伙要了宝马,惹祸的是他,却偏叫小霸王周通前去迎敌。周通和呼延灼战了没几个回合,就气喘吁吁盔歪甲斜,匆忙逃回山寨。李忠见周通败了,赶快紧闭寨门,连呼延灼照面都不敢打。在寨里,李忠手脚冰冷、牙齿打战、身子乱摆,嘴里还冒出少许白沫,这不是羊痫风发作,而是神经官能综合紧张症。双鞭呼延灼,将门虎子,勇猛无比,这次又是带了两千装备整齐的官军前来围剿,桃花山面临鸡飞蛋打一场空的灭顶之灾。
 
危急时刻,李忠想起了近在眼前的二龙山鲁智深他们,没办法,只有向鲁智深求救了。他对周通说,向鲁智深求助如何?周通说,当年咱们和鲁智深闹翻了脸,好不好意思?李忠脸皮比城墙还厚,天下还有他不好意思的东西?说没什么,我这就叫小喽啰送书信向鲁智深来救,如果他肯出兵,帮我们度过了这次危难的话,那我们“拼得投托他大寨,月终纳他些进奉也好”,依靠大寨,每月进贡,这样奴颜婢膝没脊梁骨的话,亏李忠说得出口?难怪中国历史上有那么多割地赔款、称臣求和甘当儿皇帝的人,但李忠是个山贼,拼的是种硬气,说出这样软骨头话来,简直让豪杰丢尽了脸。
 
不过李忠本身就算不上豪杰,一般水浒人物出场,都要描写他的相貌本领如何,但在前头延安府和桃花山,都没写李忠长相如何,直到他向二龙山求救时,才写了他的长相,且看是怎样一副尊容,“头尖骨脸似蛇形”。水浒这时才写出他的相貌,是有相当深意的,这样一副小鬼模样,成得了什么大器?
 
充得上什么豪杰?
李忠以为每个人都像他那样,有钱就有一切。但鲁智深二话没说,慷慨出兵相救,看中的根本不是什么进奉,而是义气和救人水火的豪杰本性,两相对比,李忠羞也不羞?李忠后来还跟着二龙山一道,投了梁山,他“投托得大寨”的人生愿望终于实现。大树底下好乘凉,打狗还看主人面,李忠怎能不心中狂喜。
 
梁山一百单八将,别以为人人英雄,个个豪杰。林子大了,什么鸟没有,吹牛皮、贪钱财、厚脸皮、小心眼,李忠这只鳖鸟,简直集众多恶习于一身。末流功夫,一流骗术,是他发家最大本领,可竟也在山寨当了一员头领,坐了一把交椅,和鲁智深、武松这些人称兄道弟,握手拥抱。

标签:

很赞哦! ()

文章评论

    共有条评论来说两句吧...

    用户名:

    验证码:

站点信息

  • 建站时间:2019-08-20
  • 文章统计:1064篇文章
  • 标签管理标签云
  • 统计数据百度统计